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幸运彩票登陆 > 炮姜 >

揭秘高价药惊人真相:有医生拿回扣占药价30%-40%

归档日期:04-20       文本归类:炮姜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大城市的医院里,长期存在一些不看病的“特殊患者”,他们不仅和医生熟悉,而且神通广大,能和医生进行某种交易。他们究竟是什么人,与医生之间存在什么样的利益呢?央视记者历时8个月,调查了上海、湖南两地的6家大型医院,终于揭开了秘密。

  上海某知名医院每年的门诊量超过400万人次,在国内享有很高的声誉。央视记者发现,这家医院几乎每天都有上百个“特殊患者”前来就诊。这些所谓的“患者”手中都没有病历,出现的时间也有一定的规律,一般都是医生中午或下午下班前1个小时左右。更为奇怪的是,这些所谓的“患者”在1个小时内,要进两三个诊室。很显然,这种现象极为不正常。记者注意到,这些所谓的“特殊患者”互相都比较熟悉,对不认识的人都保持高度警惕,只有在诊室没有患者情况下才进入,而且还要把门反锁上。

  医院保洁人员:我在门诊见多了,药贩子,卖药的,推销药的,还有他们的私事啊。

  原来,这群所谓的“患者”其实就是医药代表。这名医院保洁人员透露,这些医药代表除了向医生推销药品,还和医生有“私事”要做。但对于是什么“私事”,这名保洁人员不愿多说。那么,这些医药代表和医生有什么“私事”呢?为了一探究竟,记者借机进入了医院神经内科的一个诊室。

  虽然已经是下班时间,诊室里也没有患者,但是医生并没有离开。除了医生,诊室里还聚集了十几个医药代表。记者看到,有的医药代表还在医生的电脑上查询医生的用药情况。

  记者发现,这些医药代表无一例外都在和医生聊着用药量的话题。除了普通门诊,各专家门诊也有不少医药代表出入,谈论的同样是医生用药量的话题。

  统计医院各科室的实际用药情况在业内称为“统方”,也就是核算每名医生一个月的用药量。那么,医药代表“统方”的目的是什么呢?在进一步的调查中记者了解到,医药代表代理的每种药品,一般有十几名甚至上百名医生使用,而一天平均只能找到3到4名医生,因此医药代表几乎天天都到医院蹲守,对各个科室进行“统方”。

  医药代表:天天跟,反正就是天天跟,真的就是天天跟。我现在一个月做下来,我也知道了这个东西就是要混,就是要天天盯。

  记者发现,医药代表和医生谈“私事”时一般都不允许其他人在场,显得很神秘,至于谈什么“私事”,都不愿多说,但很显然是一种交易。

  医药代表:要努力一点啊,我4月1日把手机丢了,说出来还没人相信,很郁闷啊。

  医药代表当时要购买的这款手机市场价在5000块钱左右,泌尿科专家门诊的这名医生,竟然声称一个月内通过开处方药,就能帮医药代表赚到买手机的钱。医生开出处方后,只要患者购买了药品,医药代表就能获取近10%左右的提成。这也就是医药代表几乎天天往医院跑,希望医生多开药的重要原因。

  医药代表能拿到药品价格10%的提成,那么开药的医生又有什么样的利益呢?记者利用特殊录像设备,在镜头下找到了答案。

  医药代表送给医生的信封里装的就是药品回扣,业内也叫份子钱。央视记者随后又对医院的另外一个诊室进行了调查,发现这个诊室的医生,同样也收到了医药代表送的药品回扣。

  医药代表:150盒, 虽然写的是10块/盒,但我是给你的12块/盒的价格(回扣)。

  也就是说,医生开出一盒药,就能得到12块钱的药品回扣,这名医生一个月开了150盒,就收到了1800块钱的药品回扣。而这仅仅是一种药品的回扣金额。这名医生一个月开了多少种药品?有多少名医药代表送多少回扣?记者无从得知。

  记者历经8个多月,对上海市四家医院的近百名医药代表进行了跟踪调查,发现这些医药代表进入诊室后,几乎都做了同一件事,送信封给医生。其中,这名医药代表在不到1个小时的时间内,给三名医生送信封。

  医药代表:这个全国独家,在华山药房,治疗过敏性鼻炎的,标价129块。这个是45块的回扣。

  这名医药代表介绍,他代理的一种治疗过敏性鼻炎的药品标价是129元,给医生的回扣是45元。也就是说,药品回扣占到了药品价格的35%左右。

  医药代表:自费的嘛,也是差不多自费的30%,最少是30%、40%、45%。

  其实,这么高比例的药品回扣返给医生,并不仅仅在上海发生。记者随后又来到湖南长沙进行调查,在长沙的一家知名医院,一名医药代表向记者透露,他们返给医生的药品回扣,比例高的也在40%左右。

  据业内人士透露,药品的中标价越高,回扣的空间就越大,就越能激励医生多开处方,药品的销量也就越高。药品的回扣一般至少要在中标价的20%以上,才能保证有一定的销量。

  医生:应该至少达到20个点以上,别人的好的都30多个点,你和别人怎么去比。这个药价格那么高,企业这么大,还这样子,搞不懂你们还是个大企业。

  医生:会议学习谁去参加?这段时间也没有时间去。别的药比你们还便宜一些是吧?只有20多块钱/盒,他政策(回扣)比你们还好一些,5块。你们给4块,30多/盒吧,怎么去做呢?跟你们关系好,用一点点。

  据医药代表介绍介绍,医院药品采购目录里有两种药,这两种药都是用于治疗同一种疾病,一种零售价20多元每盒的药品回扣5元,比例为25%;另一种30多元每盒的药品回扣只有4元,比例为13%。相比较而言,医生一般只开回扣比例高、金额大的药品。

  安徽省太和县是全国最大的药品集散地,在这里可以买到国内外4000多家药厂生产的25000多种药品。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里销售的药品价格远远低于一些大城市医院的中标价。

  这种在市场上只需要14元就可买到的药品,经过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中标价为60元,是市场价的4.3倍。而这还不算高,还有更离谱的。

  医药公司销售人员:底价五块。依达拉奉114元,底价11块5,9倍,10倍。

  这名医药公司负责人还向记者提供了一些药品价格目录。记者注意到,这些用于心脑血管、抗感染等疾病治疗的常用药品,上海市药品中标价一般是市场批发价的5倍左右,最高的超过了10倍。

  医药代表和医生之间的药品回扣现象令人触目惊心,部分药品的中标价与市场价相比高得离谱。药价虚高,不但加重了患者的药费负担,也让政府的医保资金不堪重负。其实近年来国家已采取多种措施降低药价,专家认为,药品回扣这一顽疾,问题表现在流通领域的“药”,其根源却在“医”。

  国家卫计委发布的《2015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全国医疗总费用中,门诊药费占48.3%,住院药费占36.9%,而英美等发达国家药费占比仅为10%左右,我国药品降价还有较大空间。

  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刘国恩:药品从厂出来再进入流通,流通再进入到医疗服务的机构去,所有的环节里边都可能形成药价虚高,所以我们单方地去强调某一个方面的责任,实际上是不太妥当的,也不是公平的。不能够单兵突进地去解决某一个方面的问题。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深化医改2016年重点工作任务》,国家将继续破除公立医院以药补医机制,提高医疗服务价格,引导公立医院从依靠销售药品转为依靠提高服务效率和服务质量增加收入;压缩中间环节,降低虚高价格,鼓励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城市推行“两票制”,医院与药品生产企业直接结算药品货款、药品生产企业与配送企业结算配送费用。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将改革招标采购机制,允许公立医院单独或组团采购,建立医院与生产企业直接交易的互联网平台,通过充分的市场化竞争,催生优质低价的药品市场。

  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刘国恩:政府有关部门也推出了很多举措,包括在“十三五”规划里边做出了规划,比如说政府目前强调的,要在城市公立医院里逐步推进药品零差价的政策。另外一个,就是在流通领域里边,逐步减少药品从出厂到医院、到患者手上,中间的过程。但是我个人认为,如果能够从医保的角度更好地去发挥控费作用的话,可能效果会更好,并且能够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也能顾及到医院的利益,同时也能够守护好病人的利益。

  利用医保控制医药费用是国际通行的办法。新一轮医改实施以来,国家层面也在不断探索。福建三明运用医保杠杆,实行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改革,有效遏制药价虚高、过度医疗等现象。根据医改安排,国家将在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推行“三医联动”改革。

  福建三明将卫生、财政、民政、物价等部门涉及医保的职能进行整合,医保主导药品招标采购,结算药品费用,解决了原有的“管招标的不管采购,管采购的不管价格”的问题,花自己的钱办自己的事,药品采购价格大幅降低。比如基本药物奥美拉唑钠粉针,从256元/盒降到了7.8元/盒。药品价格大幅下降,挤掉回扣的空间,没有回扣的刺激,医生滥用药的情况显著降低。

  福建省医保办主任 詹积富:就是发挥医保的基础性作用,把医保对药品的生产企业、流通企业、医院的运行、医生的行为有个监督制约的作用。

  国家卫计委科技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代涛:把医保的筹资,我们筹了多少钱,为老百姓提供了多少服务,统一负责起来,然后医疗机构只是提供医疗行为,这样一个机制的变化应该是非常重要的。

  为调动公立医院主动降低医药费的积极性,三明推进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在22家公立医院试行单病种付费,根据医院等级和医疗水平,分别核定各家医院的门诊和住院次均费用定额标准,在剔除如突发重症病人等不可控因素后,低于定额标准的部分也就是节约的医药费用,按60%奖励给医院,进入工资总额;超过定额标准的费用医保不予支付。与此同时提高医务人员劳动价值和阳光待遇,推动公立医院良性发展。

  福建省医保办主任 詹积富:最终目标就是让我们老百姓少吃冤枉药,少花冤枉钱,少开冤枉刀,以最少的医疗费用开支,获取最大的健康效益。

  三明医改实施4年多以来,公立医院药品花费由8.1亿元减少到6.1亿元;城镇职工医保基金由赤字2.1亿元扭转为盈余1.3亿元;医务人员平均年薪由4.2万元增加到8.9万元。三明医改,使药品费用大幅度下降、医务人员收入显著上升,医保基金从亏损转为平衡,真正实现了患者、医院、医生和政府多方共赢。

  综合外媒报道,一名来自南非城镇的草药医生迈克尔 - 安迪勒 - 达 - 拉米尼(Michael Andile Dlamini)为了炫富,身穿用钞票制成的衣服到处招摇,因为这一举动,他已经在网络上走红。

  达拉米尼今年 33 岁,他 3 年前开始成为一名治疗师。他声称十二岁那年,祖先曾托梦告诉他哪几种植物混合后可以治病救人,但是他当时没在意。2011 年他又开始做这种奇怪的梦,祖先让他到森林里采草药。自那以后他开始觉得身体不适,继而房屋又被人破门而入。另外一位治疗师则责备他不好好听从梦里祖先跟他说的话。达拉米尼自此才开始决定成为一名治疗师。

  达米尼拉说,通过卖草药制品,他每天可以挣 1000 美元(约合人民币 7000 元)到 1500 美元左右(约合人民币 1 万元)。

  达米尼拉说,通过卖草药制品,他每天可以挣 1000 美元(约合人民币 7000 元)到 1500 美元左右(约合人民币 1 万元)。

  让达拉米尼名气大涨的则是他的 ” 钞票套装 ”。他从 2014 年开始穿这套由面值 100 的兰特纸币(约合人民币 40 元)和面值 200 的兰特纸币(约合人民币 80 元)制成的衣服,自此以后就一直穿着它出现在公众场合。

  ” 人们感谢我为他们提供的帮助,给了我这些钱,我用别针把他们别在一起,制成了这套衣服。” 达拉米尼说。每次身穿它出现,人们总会盯着他看。为了确保大家不做出什么其他的事情来,达拉米尼还雇了几个保镖跟在自己身后。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近日,社交网络Instagram上出现了一个叫做“迪拜富二代”(TheRichKidsofDubai)的账号,展示生活在迪拜的富人子弟们纸醉金迷的日常。目前该账号已经吸引了7万粉丝。图为该账号上传的一张照片,一群女孩穿着各式高跟鞋踩在满地的钞票上,仿佛在说金钱对她们而言不值一提。

  这个账号的简介中写道:“我们展示迪拜最有钱的人!迪拜的豪车,迪拜的时尚,迪拜的房产,迪拜梦。”图为塞尔维亚一名电视明星耶莱娜-卡鲁萨乘坐私人飞机在迪拜度假。

  普通人在社交账号上晒的宠物一般是猫猫狗狗,而图中迪拜富二代的宠物是一只猎豹。这只猎豹顺从地蹲坐在一辆玛莎拉蒂豪车中,和主人一起兜风。

  照片上的男子是说唱歌手蒂尼-坦帕(TinieTempah),他在迪拜被拍到牵着一只成年老虎散步休闲。

  这个账号很喜欢发富二代衣橱的照片。这张图中全是奢侈品,数只价格不菲的香奈儿背包随意地摆放在一起。

  照片中阿里-穆罕默德(AliiMuhammed)正在研究地图,身旁是昂贵的路易-威登旅行包,身后还有他的私人保镖。他是迪拜商场路易-威登品牌的官方代言人。

  图为克罗地亚选美亚军NejraPrsic乘坐豪华游艇在海上游玩。

  这张照片描述中说:“有人好奇我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吗?”他收到的礼物正是照片上这辆打着银色蝴蝶结的兰博基尼。

  别山深处的霍山县乡村医生何斌,潜心种植野生霍山石斛30多年,并让霍山石斛重新走进人们的视野。

  目前市场标价每克高达786元的霍山石斛,比黄金还贵两倍,常常让普通人望而却步,似乎霍山石斛,从上市之初,就让她戴上“富人专用”的标签。然而,高贵的霍山石斛并不能改变她尴尬的身份,至今未能入中国药典,她只能以农副产品或保健品在市场出现。

  大别山东麓的一片松树林中,石斛花开,一阵风吹过,杂夹着淡淡奶味的花香,沁人心脾。何斌的妻子戴着眼镜,用牙签轻轻拨开一朵健康的石斛花,挑起黄色花药,迅速送入另外一朵石斛花的蕊柱腔,七天后,若授粉失败,它们将会被采摘晾干,制成今年唯一一批对外售卖的石斛花。

  若人工授粉成功,七天后,花的尾部会变绿膨大,继而结出果实,这种异株授粉的果实成熟后,被送往几十公里外的种苗培育厂,通过人工组培,培养出下一批种苗。十几年前,人工组培技术刚刚兴起,近乎绝种的霍山石斛,一颗不足1.5厘米的果实,价格是2000元。

  北纬31°,常年多云雾,阴湿的环境下,石斛的生长极为缓慢,每年春天由上年老茎基都萌发一短枝,经历雨季的滋润,夏季的沉淀,山风的洗礼,雪水的灌溉,三年的轮回,多糖、氨基酸等成分积累到最大值,方才到达最适宜采摘的时间,在没有人工干预的时候,这个周期是五年,乃至更久。图为在野外生长了两年的霍山石斛,个头依然很小。

  一个晴天的下午,一把剪刀,向下45°角快速采下石斛茎条,采摘的过程中,需要刻意下避开最为粗壮的茎节,这样来年新发芽的茎条方有充分的营养来源,接受大自然的馈赠,需要遵守山林里的规矩。图为山林里上山的工人。何斌家的石斛基地高峰时要雇佣50多名工人。

  新鲜的石斛条含有大量的水分和胶质,清洗干净,去除鲜叶,借助大自然的风,肥美的茎条慢慢散失水分,胶质一点点凝聚。图为工人在分拣霍山石斛,霍山石斛的形状短小,与铁皮石斛比相差很大。

  经历炒制、揉搓、绕条加箍、烘焙紧坯、整形、复火等一系列繁杂的工艺后,这种带着焦糖味的石斛干品,被称为“枫斗”。图为霍山石斛绕条看似简单,实际对技术要求很高。

  其中,最为优质的枫斗又名“龙头凤尾”,茎基部形如昂起的龙头,茎梢形如翘起的凤尾,经开水冲泡后,头尾分明。图为石斛都是用炭火烘干。

  何斌和妻子精心伺候的这种生长在仿野生环境中的石斛被称为霍山石斛,在人类已知的76种石斛属植物中,药用价值最高,是大别山区才有的石斛植物中个体最小的植物,因形似米粒,又被称为米斛,具有茎短肥嫩,肉质多浆等特征。

  从唐代开始,霍山石斛多次作为贡品进入皇宫。1700多年前,《本草纲目拾遗》和《百草镜》二书中,明确记载了霍山石斛“出六安州及颍州府霍山县,形短只寸许,形如累米,嚼之唯有浆、黏齿”。图为石斛花也是很好的饮品,在霍山大山里,何斌一家通常用石斛花来招待客人。

  据《霍山县志》记载:“霍山石斛被认为无上妙品,1958年,著名当代京剧大师梅兰芳曾要求购买霍山石斛,1959年著名黄梅戏演员严凤英也曾要求购买以保嗓音,外商也纷纷指明要求购买由霍山石斛制定的“枫斗”,国际市场价格每公斤1000美元以上(1985年)”,由于数百年来只采挖而不培育,致使野生资源稀少,濒临绝迹。图为好的霍山石斛加工出来形状是龙头凤尾。

  为了挽救濒临灭绝的野生石斛,医生出身的何云峙决心进行野生石斛改为家种的试验,并为此作出了不懈的努力。早在70年代,身为老虎崖中药场场长的何云峙,就已经开始研究石斛的无性繁殖,收效甚微。于是,他几经周折翻越大别山南麓到达岳西县拜访一位神秘的药农,得到了该胡姓老药农的线年后,霍山石斛在何云峙手中“死而复生”。图为何斌在巡山。他的仿野生石斛面积有30多亩。

  54岁的何斌是改革开放后第一代乡村医生。图为何斌以中医见长,偶尔还有人请他搭脉。

  他从十几岁起,便跟随何云峙上山采药,风餐露宿,一上山就是几天几夜。何斌在从医二十几年工作之余专注霍山石斛的野生改家种、仿野生林下种植、野生原种繁育研究以及石斛药用价值的开发,从而成为霍山石斛野生改家种和野生种源保护的发起人之一。图为何斌在称中药,他将霍山石斛与中药结合,在当地仅他一人。

  何斌专心致力于仿野生石斛的种植,并利用自己精通中药的特点,开始尝试恢复失传许久的炮制技法,查阅古籍,拜访专家,黄酒、人参、黄精、红景天、莲子、红枣、炮姜、枸杞、三七若干煮沸,加入鲜石斛……图为何斌在熬制中药。

  2010年,何斌在外工作的儿子儿媳辞去上海的工作,回来和父亲一起打点石斛产业,儿子儿媳在外负责销售。

  2015年国庆长假,网络爆出一条新闻,来自四川广安游客在云南大理遭遇“天价”石斛,800克被强行收费12600元的负面新闻。不过那只不过是普通的铁皮石斛。图为霍山石斛基地,刚刚从组培室里出来的霍山铁皮石斛苗被工人清洗,然后进入大棚种植。今年几次踏进位于大别山霍山深处霍山石斛基地时,才目睹了她的真容——一颗颗散发着兰花气息的草本植物。才知道石斛有铁皮石斛、铜皮石斛和霍山米斛等多个类别,霍山石斛其实是霍山米斛。

  米斛这种被人们成为“仙草”的草本植物,只有在霍山大山深处才会生长,一度频临灭绝,“复生”后一年的产量最初也不过几公斤,直到去年也才有一两百公斤。而那种被800克卖成12600元的仅仅是云南、浙江、广西和安徽都产的铁皮石斛。图为如今,霍山铁皮石斛种植面积越来越大。

  位于合肥市区何子文的霍山石斛体验馆,15克霍山石斛标价11800元,价格之高虽然令人乍舌,但相对全球一年仅有的百余公斤产量,也是尽在情理之中,“物以稀为贵。”更何况,这种仿野生的米斛需要在自然的环境下,百倍呵护长达5年之久。

  标价高达786元一克的霍山石斛,几乎是黄金价格的两倍以上,自然不是普通人来饮用,因此去向也像她的生产和制作过程,带有神秘的色彩。图为霍山石斛生存环境很奇特,良好的生态环境犹如世外桃源,石斛虽然很多,不过村民很少去品尝,因为舍不得。

  “随着霍山石斛种植技术的不断成熟,霍山石斛的产量也在逐年增长,不过2016年夏天的洪水,让野生石斛遭到毁灭性打击。”在何子文看来,霍山石斛价格一段时间还会坚挺,但下行是必然的趋势,未来进入普通人的生活,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图为霍山石斛基地,组培室里,成千上万颗霍山石斛苗被培育出来,这种技术运用,让霍山石斛“复活”并开始大面积推广。

  也正是霍山石斛的如此珍贵,不少人做起霍山石斛的文章,而最令人不解的是一些人用外地石斛冒充霍山铁皮石斛,用铁皮、铜皮石斛的幼苗炮制成霍山石斛,真真假假,晃人眼球同时,也难免让人为霍山石斛的未来担忧。同样尴尬的是,至今霍山石斛都未能进入《中国药典》,未有名分的霍山石斛目前只能以农副产品或保健品身份在市场出现。

本文链接:http://anonymiss.net/paojiang/397.html